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956|回复: 28
收起左侧

新约1999(组诗)

[复制链接]
半桌夕阳 发表于 2017-3-22 12: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约1999(组诗)


    1. 玛利亚与牧羊人


用腹部行走,复归花瓶
玛利亚吃着果子。牧羊人用河流
摘取了她树叶般的鲜血
死亡之光照过疆界
诞生之唇占据着果核
他无限靠近空洞的瓷器,像父亲
把我赤裸地鞭打在摇篮
誓言破灭了。花瓣涌入
拿撒勒城的石头公寓,沉没的歌斐木船

羊群在床的周围咀嚼和繁衍
窗帘像草地被风沙嘶哑地吹起

我走不出你的皮肤
美随距离粉碎,涂上她的手镯
溢出收音机的比波普爵士乐
涨到了玛利亚的乳房
门被打开。可怖的电梯
把洗掉了血的肌肤聚集在诗琴上
这投入了石子的鱼缸,牧羊人的脸
被彩虹一圈圈抽离支撑的记忆
他像羊毛一样真实:我占有你
只因我不能娶你

礼拜日下午衰败的气味里
牧羊人走向耶路撒冷。削瘦的羊群
在水泥路面一点点晾干
玛利亚,她的口袋空了
装着的巴别塔的砖,竟带了这么远


    2. 嫁到伯利恒


坏名声像陨石留下。如果可以
指纹在离开手指的瞬间死去

高速公路通往伯利恒城
空气在飘荡,那么轻
因为被焚烧过
那是它们崩溃的方式。离开我
离开奶酪上的玻璃雾

比体温更轻
新娘的口红留不住它们
玛利亚微笑着,身体剩在婚纱里
海面下的星伤正被车窗抬出

银灰色轿车这样行驶。纯洁的座椅上
花粉洒向趟满人迹的沼泽

约瑟的嘴散发出家具的漆香
我发誓爱他
但我能对着谁说出誓言
撞击如此迅疾。语言在海啸中
像木屑一样退回

退向光谱的红端
新娘的情欲留不住它们
彗星被来自精神的戒指击落
烫伤的贝壳正随海浪冲上滩涂


    3. 约瑟的愤怒


秘密在春天
从阴湿的芳香里浮出
黑夜更加漫长
灯光被不贞的皮肤病传染
在解冻的水域,长成马尾藻

我厌恶你。婊子
云火柱下匍匐而行的葡萄串

夜的毛孔爬上南极大陆架
玛利亚的每个前方
都卷入了捷拜树的叶片
她感到被吊起。迟钝之钟
摇摆在旷野上空的鸟巢

她有罪。这是她的干粮
金牛犊的碎片
足以填满她的体腔
像香灰,在香炉中凝固成冰川

约瑟从头发里取出西乃山的岩石
碾过棕红色的灌木状时间
这不贞的枝条,阴影般
随着黑夜铺到了每一片亮处

如此漫长。穿过基列的证坛
留下了沙丘的无边无际的疲惫
沙子能调制成酒吗?石梯上的约瑟
沙子能研磨成药吗


    4. 牧羊人之死


当银灰色轿车撞向他的背部
视野中的哭墙正长出紫菀
绿色汁液从羊群的嘴角滴落
与他一起,被细麻布的叫声包裹
没有痛苦。没有比羊奶更粘稠的
生命滑行的速度
水制成贴身的砖
空气阻挡了他,但不能扶住
血液,一个国度的版图
在他的牛仔裤里分裂成十二块石头

像一枚贝壳倒在公路上
人群和车辆从他的身边绕过
用牛漆草额头,把逾越节
一直延伸到消灭着羊群的红绿灯下
爵士大乐队摇摆着夕阳下古老的城市
牧羊杖像一条蛇。横穿公路
隐没在一棵树的果子里
无人去摘


    5. 谁的孩子


迷幻摇滚乐。卡座老是缠带
他被玛利亚带着
在音乐里,反复折叠水中的耳朵

我在寻找你。在镜中
你不在我的身边
这蛹,比稻草人的口腔还要空洞

他听到孕妇尖厉的诅咒
贝斯在蚯蚓的巢中蠕动
被子下的歌声,一团酒后的呕吐物
流过胎儿的船舱

我在寻找你。称之为父的巨大开关
一个岛屿的热带投影
被吉他磨出的风铃的牙齿。相互碰撞


    6. 被逐出家门的孕妇


如此
宁静了
打翻了空气里的颜料桶
黄昏由洞穴拼成
玛利亚坠落着
棕红的手臂
与透过云层的霞光
缠绕在一起

世界离我远了
桥正在垮塌
人行道上的漩涡
把垃圾塑成通往月球的塔
糖果般的橱窗把她裹入明亮的醋
羽毛锉刀
在湖面擦燃
一片锯掉的香柏枝桠

因罪恶而自由
巨大的鱼鳃
腐败的白菜
被霓虹一层层浇湿
这里曾经是四十年的旷野
她蹒跚地穿过撒满羊羔血的广场
带着蒲草箱
和蛇卵化石里的房子

拖着阴影的星辰慢慢浮出
守口如瓶的溺水者
在花篮中
因寒冷而无法入睡
婴儿和瀑布不可阻挡地坠来
玛利亚拾起吗哪
对每一个沐浴者
说出自己的名字


    7. 十一月


像云团那样贫困
白色的独角兽,游荡在废墟
人群把它们当做了鹅
正被沿岸的芦苇收去
人群在水底。十一月的证据
叫声里的泡沫和刀口
在伯利恒城循环。无法离开

天冷了。和平是弱者的棉袄
玛利亚回到马厩。归于安宁
像风进入空气,涟漪进入水
谷草的气息平稳地托起胎儿
因为胎儿,她在
她停止了整日的潜游
把系在窗上的红绳,引入子宫

像温泉那样贫困
在母亲的腹中,无法逃生
煤正烧成渣
他从远方来,原地踏步地走着
这是漂白记忆的过程
马齿笕撒落在黏膜
她听到根在生长。覆盖了永恒
她听到了雨水的叫喊


    8. 马槽中的婴儿


我是带着灵魂来的
把它
交给这个黏糊的世界
更多的,他已忘记
因他要穿过狭长的黑暗
被河流抛弃
裹入
一块布中

他看见了充满泪水的眼睛
你是谁?你是我的母亲吗
昏黄的灯光像树枝冻住
一颗无力的苹果
摸索着更加无力的树皮
他突然感到了来自体外的孤独
在指纹般的空气里
放入抹过石漆的马槽

意识是我的国度
留在卵石里的水
从此
走向衰败和死亡
生命失去了悬念
漫长如拉直的橡皮
寸寸坚硬
而且脆弱

灵魂在公羊的角中
他的歌声,被树藤缠住
像星辰落入山峦风蚀的嘴唇
它已经离我远了。崩溃着
沉到世人的脚下
孩子们将伏身于地
手指在粉末上作画。然后
被沉重的鞋底,随意擦散


    9. 婴儿的成长


婴儿吸收着周围的时间和光
把心灵之力,挤出了四肢
他和母亲一起,在桥上走
河流正把黑暗留在水面

但留不住婴儿
笑容和语言的岸,芦苇沙沙响着
掩盖了落花般的鱼尸
他嗅到奶汁在空中明晃晃地飘摇
像赤裸的鸟群,在阳光里取暖

耶稣。那是妈妈上班的工厂
夹竹桃熄灭的地界
玛利亚指向那儿。她像一根盐柱
沾满了喜悦的棕红色烟灰

婴儿注视着闪烁的未来
从东方直照到西方,跌入他的眼睛
像贝壳裹住了他的感觉
镶嵌在喧哗的桥体。获得宽恕

当他死后,他会看见
贝壳在此时掏空着他的魂魄
使他生长。一块膨胀的海绵
吸收着沙子和水泥
燃烧般绷紧了全身的血液


    10. 在圣殿


亚拿。收下这孩子吧
给他以富足的空气,牛奶和光
让他像时钟一样,留在圣殿
给他以圣洁的音乐,诗歌和真理
亚拿。他不能跟着我
在亚麻布下面生长齿轮皮肤
传输着珊瑚般的农药,酸雨和沙丘
死亡尚未临近,他会变成衰老的瓷器
秋天般崩溃于虫子刹那的鸣叫
我不能带着他走在明亮的垃圾场
前边是娼妇和乞丐,后边是失业者和小偷
会摸脏他,敲打脚下的薄冰
使他像一顶草帽漂在海洋
亚拿。留下他吧
这个没有父亲的孩子
没有坚固的墙保护的杯子
母亲的贫困会使他失去影子和对水的渴望
像一具木乃伊暴露在带血的肉堆
亚拿。让他留在圣殿吧
在河水变成的土地上,在泥土的模具中
用灵魂施洗身体
亚拿。收下我的孩子吧

玛利亚。难道你没听到
铁苍蝇和炮声扑打着黑漆漆的翅膀
已经覆盖了炭化的约柜
玛利亚。难道你没听到
圣殿和城墙在焚烧之后
十块石头正退向表层的生殖器和嘴
链条在修理葡萄园的脸上碰撞
像变质的红豆汤堵塞着运河
浸入鱼缸般的体温,堵塞了记忆
三日的瘟疫,三日的黑暗之灾
时间停在浑浊的漩涡,马尾藻一直长到房顶
难道你没有听到太多的孤儿撕着纸屑
把一生的碎片像死蛾一样沉了下去
像用过的手枪,那些活生生的指纹
涂抹在他们的灵魂上
一支机器人队伍在水底的泡沫森林中
阴沉沉地跳舞和杂交
玛利亚。把孩子带回去吧
至少他有母亲,他的潜伏之地
一个茂密着荆棘和果子的洞穴
玛利亚。快带他逃走
快带着你的孩子逃走


    11. 回到拿撒勒


回到拿撒勒城。在新建的
邮电大楼上的大钟里

玛利亚没有泪水清洗喜悦或者悲哀
无法向他解释
时间是如何推倒了选择的镜子

对他而言,大钟一直就在那儿
并且,立即控制了他

他拉着母亲的手。看着她和熟人
像黄昏的鱼,碰碰嘴又游开

前边是暮霭,暮霭的前边是夜雾
大钟在头上,指针和刻度闪闪发亮

他不知道他是在旋转之中
在玻璃的环形刻痕里滑动
这个老女人不停地说大钟是新的
她是他的奶奶。母亲的手拉着她


    12. 童年


在阴湿的撒着糖粉的隧道
和自己的影子溶化成一体
他的玩具坦克停在红色的海面
右边是家,左边是悬崖

牵牛花一旦爬上了砖缝
每一步都没有尽头,像墙
张开不知通往何处的嘴
使他忘掉了梦中取给动物的名

烈火和浓烟经过他的血肉
但他未能被天空接受
注定要去寻找云朵投下的紫色梯
像蝙蝠的叫声,留在半空中摇晃

在每一步的前边,在光的后边
他不知道隧道正暗暗前行
他不知道隧道是他的动力。一条火蛇
嗅到的甜鼻子,放于他的睫毛


    13. 关于父亲


风从远方的石头上吹来
带着无酵饼淡黄色的凉味
他在橄榄树下等待
仿佛,一个称为父亲的陌生人
忽然会在安息日出现

像水里的氧,肥皂般的坛
旷野在铜蛇的背上滑移
晃动着支撑他的魂魄

这芦苇一样的刺痛,独自裂开的镜
细密地收入蒲公英的头发
而不能植入土地,使孤独的叫声
长出燃烧的荆棘和杖

风从远方的房顶吹来
仿佛,一个称为父亲的长胡须人
在安息日晴朗地出现
就到了树枝,就到了他的帽子上
放下一俄梅珥吗哪的光影


    14. 坏学生


老师。是你把时间给了我
一秒秒的试剂,装入玻璃试管

老师。你站在前边
他成了一面镜子的速度
时间之鼠啃的锯齿形食道
一片黄色的菊花圃,坏口琴

他是坏学生。坏了
沉淀在试管底部的鱼,容易惊动


    15. 不明飞行物


不明飞行物从何烈山飞来
他看见燃烧的荆棘,仍然活着

人群在街巷中碰撞
像海面的泡沫,一点点破灭
枪声未断。他们没有时间看天空
都是死尸。装满了纸
在运河上叠成船队

沙子在海水里吹
半岛如航空母舰的搁浅
他们没有时间看天空
睡眠不足的马尾藻把贝壳放上甲板
飞走的光,照过了阴影

他看见不明飞行物飞过城市
眼睛里的热泪,变冷了才能摸到
他们没有时间悲哀
白色的小人儿跳着舞
被手巾轻轻擦去


    16. 周末夜


声音已经被偷换过了
装在口袋。一个透明的塑料匣
世界已经制造完毕了
在我的脚下。摇摆不定

妈妈。一切都结束了
只有重金属来了。在沼泽般裂开的广场
床单正被苍老地撕开
眼睛里有盐。还没有溶化

让我的敌人有价值。像巨大的反光物
从七月的天空突然降临
断落的葡萄藤是有罪的
他们把声音放入饼干。放入红酒

妈妈。我要到广场去
重金属来了。带着烫伤的边界
连绵不断的的石头来了。沙子在跳舞
花朵以心脏的形状迅速跌落

那么。制高点的枪声该停止了吧
夜空像水坍塌下来
鱼群般的星辰早已被惊散
一切都结束了。那么
就让重金属来吧。背靠着灯光
用嘴唇去看。用皮肤去听


    17. 少年


大海在遥远的地方。他无法看见
但是我知道
因为树的绿色浅了
因为树的绿色深了
煨着的乌鸦带着礁石的咸味

母亲的耐心慢慢杀死着我
慢慢坠落的月球
慢慢坠落的海水
天蝎座手指搭在人造卫星上
把桥一直修入瓶中

他用机弦和果核甩打驶过的车辆
在击下的碎片中寻找岸
草丛向两边分开
路径来自幽暗的脐带
来自反复使用的羽绒般的血液
在牛角里如电噪般旋转

我感到了奇怪。像在药丸中
被漂浮的玻璃碰醒
海水仍在远方
在鲜红的温度里
像月球一样赤裸裸地喊叫

母亲。时间是什么
狮嘴的长度或是一只蝴蝶的从生到死
他在狭长的地道里奔跑
距离慢慢杀死着我
如同旷野从他的脚下
如鹌鹑般铺开

我无法到达了
风追着草籽
追着他的头发里的鱼苗
电视天线架一层层爬上楼顶
像他的身体。蜘蛛树
慢慢升高绿色的缝隙
慢慢伸展死亡的面积

耶稣正在成长。他无法看见
但是我知道
因为母亲老了
因为奶奶死了
许多人来过又去了。像一堆食物


    18. 失眠


雾带来了黑暗
光停在树叶上。慢慢冷却

水在他的身体里
我从那里面来。长着鱼眼睛

耶稣。不要思考
那是徒劳的拥挤
水像树叶一样离开

水一点点在夜空飞
用肥皂洗过。他的无数具身体
皮肤的雾一样的贪婪


    19. 从吉他开始


淤泥陷入他的手指。午后
从三和弦开始
瓶中的花正在消失

安息日。天空停止着
面包在他的背后。像常春藤突然倒下

马拉美已经死了。德彪西已经死了
我包围了沼泽
一根疯狂雕刻中的柱子。竖起
无数张无花果的脸

都在影子里。无法离去
漏落着滚烫的沙

手指是蛇。从燃烧的柴捆中钻出
午后从吉他开始
阳台正在崩溃
阳光密集如汗。如翻转的船
绷紧胀痛的罂粟的子宫


    20. 在旷野


光,使我无法醒来  
野菊在我的前方  
浅黄的死亡清凉地飘向天空
是一条正在消失的河

我无法离开
西奈山已经被透明地淋湿
光和水是同一物:死亡的余温
静静地沐浴
我身体里的草原  

在影子中,鸟都飞不起来
耶稣躺在它们之中
是最低矮的树
收去了水泡般的鸟鸣



    21. 耶稣的孤独


我的笔坏了。老师正去摸奖
我的手在蝗灾里。从埃及伸来
直到进入以色列的三年饥荒
割麦的死人从磐石上跳下
暴雨将摧毁麻布棚教室
我的笔坏了。麻雀都落在尸体上
像灰色墨水写下不安的文字
被阳光的声音如棋子般读出

我的碗坏了。母亲正去摸奖
玫瑰园被一道铁门锁住
瓶子的欲望把花瓣封入枯井
干燥的芳香像纸屑寂静地剥离
几乎点燃我的田螺般的颅腔
我的碗坏了。空气变得坚固
牙齿如砖。带着五十二天的刀
砌成了遍布死苔藓的城墙

我的鞋坏了。人们正去摸奖
水在我的脚掌像鱼垂危的嘴唇
从街道退向阴影里的四条河
退向更东方。退向两棵树
枝叶以肋骨隐痛的形状张开
我的鞋坏了。踩在旗帜上
蛇缓缓而行。所有的果子
低下了即将成熟的孤独的额头


    22. 退学   


再不必回答我了。老师
痛苦来自宇宙的哪个地方
放下七千张嘴唇,只剩下一个答案
老师。耶稣提问时是孤独的
毁灭正在到来,从复印机里
照片上的孩子像干草垛一样复活

我知道快乐是一根突然绷断的弦
我还能握住一端,并且带走
只要他不丢掉,就拥有七千年的力量
用所有的轮回去赎取自由
妈妈。不要流泪
这是最长的生命,走在光的前边


    23. 独自在家


橡树突然倒下。在抖动的空间
另一棵树迅速长成,布满绿色黏液
可以做成方舟,或者
斧子的伐木声中流出的河

心中的芦苇茂密在盛夏
他的手臂却是一座风车
耶稣。代替了坛上的公羊
放在亚拉腊山,从自己的身体里漂走

越过河流,我会自由
新的树皮盲人般附着在我身上
我感到的渴像午后的窗玻璃
尖叫着被一眼看穿


    24. 混


城市在金色瀑布之下,未曾移动
消失的都不会留下痕迹
像呼吸和钱,正在成长的青年
黄昏的阳光渐渐变馊
他正在失去向日葵般的河
听到了空气像干桔子一样爆裂

耶稣提着酸味影子,等待
黑色细浪在天空涌来
他可以洗了。刀子的平静和细腻
如发烫的铁桥,驱赶着雾

巷战像一片湖泊。月之碎片
在号角声中大声喊叫
城墙纷纷倒塌。腹部的眼睛
鳞片一样掉入大麻风海面
枪声如帐篷般漂动
无数白色的纸人,贴在暗红的光上
沙哑于突然离去的体温

再取十个俄梅珥的鹌鹑
从天空轰炸,烟头落在他的脚边
逾越节的羊羔被空洞之血焚烧
像网从他的手指断掉,收入
怀孕的钟声。测量出他的饥饿

他站在圣殿之顶
手掌下的石头像一块饼
桔子气味如公墓般张开嘴唇
什么都不能留下
铁一样的植物,以及
各色头发的种植者与掠夺者


    25. 孤独在继续


比睡眠更旷野
比水面的星空更黏
但离我远了
灯光不停地结出盐晶
生锈的迪斯科舞曲
蜘蛛掉入旱季

耶稣在吉他上寻找黑暗里的皮肤
远离岩洞和山羊
摇滚乐已经死了
长颈鹿像楼梯
抬起砖块般的头
什么都看不见

给我那棵树的果子吧
母亲的气味或者
别的任何一个女人
堆积的赤焰的罂粟田
一匹浓密的布
所放入的地下室

摇滚乐正在诞生
点燃的雪人
脱去洁白的桠枝状手套
萤火虫消失的褐色之瓶
法版中的沟渠
通往湿漉漉的灰烬


    26. 离家出走


阳光发出水的声音
除酵节的清晨,树把空气变甜
露珠凝结在绿色衣袖,带着他
越过了河流和旷野
火焰微弱地跟随着他,像遥远之鸽
在没有陆地的世界飞翔
我感到皮肤正在聚拢
所有的疑问在上面结成果子
闪烁出一个模糊的人的映像
这些藤蔓般的泉,一直覆盖着我
像蛇皮和树皮,推着他摇摆
缓慢地留下不断前行的梦境

玛利亚,你的儿子走了
去寻找父亲和沉陷在时间泥潭里的巢
石头在天上移动,是他的影子
风的松针手臂使他别无选择
她看见自己体内隐藏了多年的孤独
从杖突然分开的海中显露
桥在延伸,如一排纽扣解开
长出的白蘑菇群还未曾死去
这森林的气息使我眩晕,从蛛网上
像妓女的乳房一样坠毁
儿子,有些船是无岸可靠的
妈妈一直在漂泊,这身体之外的海
比贫困和战争更加巨大和寒冷

记住这一点
死亡只有一次,滑入
灵魂的裂口,像面对镜子的不可挽回
那扇窗一直紧跟着我,锡箔之光
抵着我的脊背,纹身般铺向四方
仍然是海,大片大片的固体雾
浮起我脚下的鲸鱼般的蓝色沙
整个世界正在溃烂
如田中农药浇灌的空心菜
把青白的笑容簇拥在我的身边
我无法认出未来,只能继续远走
鲜血涂在牛漆草上,拍打着空气的门楣


    27. 流浪歌手约翰


我能听到他身体里所经过的黑暗
因他的光,是我所熟悉
敲打过沾满湿灰的门和牧草的根
我听过这样的歌声和琴音
像母亲腹中,我呼吸过的水
约翰。你是我的父亲吗
你让我的皮肤潮湿般颤栗
如全身挂满了夏天的白杨树叶

不。孩子
我只是随着约旦河漂流的一段蒲草
你有疑惑,因你还在岸上
在歌声的贝壳边缘
到河中来。它会不断用答案清洗你的肌肤
天国近了。歌者都将喜悦
在众人的无知中慢慢死去
你的疑问也将像旱季一样结束

河来自何处
耶稣向透明的倒影走去
一点一点靠近自己的额头
皮肤在每个瞬间换新,像钟声在风中
飘上了白莲的生长之唇
请告诉我,河来自何处
约翰把河水洒上他的头发
倒影如泡沫般的草香与河流溶为一体
来自你父。来自你。来自天国


    28. 向西 再向西


向西。再向西
阳光拍打着,金色的忧郁之手
在他们脸上留下最后的五月
被歌声砍伤。约翰和耶稣
听到黑暗像草慢慢响起,直到广场
一条色彩斑斓的巨型章鱼

尸体在舞蹈。未曾收割的麦子
歌声看见后边蘑菇云般的压路机
强大的仍然强大,腐朽的依然腐朽
那些笑声不是喜剧
空乏的自来水管,甚至比笑话更平庸

鲜花比子弹好。约翰唱到
因鲜花是上天所赐
耶稣把花粉抹上月光般的墓群
在他的周围,稻草人长出叶子
像看一部电影,在二氧化碳里复活
樱红着向西。再向西


    29. 枪杀约翰


子弹穿过他的脖子,像手风琴
突然拉响。一首爱尔兰曲子
汽车从山边的青苔上驶过。湿漉漉的生命
芦苇般迅速向后退去
尘土扬起。一张细细燃烧的脸
像晚霞一样飘上晃动的方舟
他去睡了,夜正惊醒
鱼群在天上睁开雪崩的眼睛

二楼阳台和耶稣的手臂留了下来
最后支撑着这条悬浮的河
人们啊。你们为什么总要靠近忧伤
使星空也不能安宁地清洗死者的旷野

我有一个梦想。孩子
把骆驼毛门帘摘掉。空房子已经醒了
让失明的诺言进去,围着桌子坐下
我已衰,你必兴。带走他们


    30. 组建十字架乐队


乐队在途中成型。耶稣平伸双臂
十字架的红色山丘,十二粒坚硬的葡萄
从湖边,从无花果树下,从税关上
收入削瘦的金属乐之藤
潘多拉盒子已经拆开,最后剩下的是音乐
隐蔽的逃亡从光秃秃的伊甸园开始
粗糙的空气被他们带走。在缝隙中
放入的冷光凝结成突兀之水,留下了一路水渍
昆虫的嘴唇浸入肥皂。黄道十二宫
像茶叶一样把力量放入水里,纯粹的色泽
长发般可以喧嚣地看见。这块动荡的饼
穿过战场和难民营,穿过了他们的身体
像搓洗的牛仔服无法嚼碎
乐队这样成型。十字架海面
死鸟飞过,投下浑浊的火焰之影
他们把贝壳赶出漆黑的沙滩,他们开始演唱
十三条蛇一样的鱼。铁枝桠
钻出了锈迹斑斑的邪恶之皮  


    31. 回到拿撒勒


敏感之雾,无数细微的乳头
钟声般颤抖不止。阳光
把疲惫的体温洒在水面。我几乎
浮不起来。在夏加尔色彩

耶稣推动家门。像摸着
一个清凉的裸婴,黄瓜的气味
队友们淌着浪。在他的岸上
听到了时间海峡上的桥

玛利亚住在疯人院。变得
沉默的母亲,像迷路的井
停止了漂泊。月季在她周围盛开
不会离去。也不会认出

他从砍去了梧桐的街道走过
新建的娱乐城,玻璃墙上的
所多玛硫磺。把闪烁的盐
堆放在他灌木般的影子上


    32. 第一场演唱会


你们有罪。我只能在你们之中
天国近了。你们因熟悉我
而不会相信。你们将得不到荣耀
像大麻风之城,听不到我的歌声
世界已无安宁之地。你们挤在
绳索和子弹的浮躁之塔
耳朵鲜红地脱落。镀锡的钱包

人们应该愤怒了。把乐队赶下台去
悬崖般的灯光照亮的暗疾
被睡房音乐搅乱的陆生藻
围着火刑柱。把臃肿的啤酒泡沫
和高压电线下的孩子,带到世界的中心
这个肮脏的舞蹈的球体

一场失败的演出。十字架乐队
站在流沙之上。迟钝的机械表
被人们用过的时间堵塞
像铺开粘稠的裹尸布。 呆滞的梦
无法尖叫,甚至无法彻底窒息
人们快乐了。因失去了权力
坐在盲人的座位上,吃掉红豆汤

他们正在死去。我们还活着
将从摔破的陶器里,像海水
溅上鱼群昏睡般的刀伤
耶稣带领他的乐队们翻过山崖
这些闪闪发亮的蛇,爬向遥远的盐
那烘烤着金色星光的旷野之外


    33. 银灰色轿车


我感到熟悉。留在子宫的距离
木屑的气味像楼梯倒塌
灰尘铺满呼吸的网。银灰色轿车
从他身边驶过。一枚戒指脱落

即使在街上。耶稣走不出盐栅栏
汽油炙热的投影,残损的风铃
腌鱼挂在他的四周,幽暗的
记忆深处的悬棺。风干之物

银灰色轿车驶过贫民窟
市长约瑟的目光如响尾蛇伸出车窗
他看见这个青年,像地底诅咒的血
把荒草涂上他结着黑冰的双腿

可恶的摇滚者。约瑟露出了空瓶子舌头
突然感到熟悉。地震风从挪得吹来
杀人的橡树抓住他的头发,像宫殿
或者女人的纱巾,掩盖了他的来历


    34. 橄榄山演唱会


人们在欢呼。黑暗之门在打开
没有舞蹈。只有声音在看
衣服都铺到了地上,像橄榄枝
吹拂在腾空而起的山坡
和撒那。鸟状额头
歌手微闭沼泽般的眼睛,把他们引入
到火星上寻找未来。在我们
曾经住过的地方找出留痕的碎片
拼完你们的镜子,用它的映像
松动沙子和岩石。在红色的粉末后面
你们都是最古老的草。爱这污泥
注视了你们七千年的仁慈的巢穴
和撒那。那是我们的过去吗
还是梦醒时摸到的空洞的汗。但头脑
仍像旱季的树皮,不再生长
你们因死过一次而忘记了河流西边
在橡树下的帐棚中所得的权利
忘记了留在土里的指纹,同舟的邻居
请顺着我的歌声而去。天国近了
末日已经来临


    35. 去耶路撒冷


所有的武器都穿行在这条路上
多米诺骨牌,不要信任食指
意志控制不了它。罂粟在开花
死寂中的力量所发出的喧嚣

十字架乐队沿途而歌
炮弹的沼泽在他们头上
漏水的桥,通往何处
血流不止的垂危者挂晾在风蚀了的白色栏杆
而遥远的通灵者正坐在办公室宽大的真皮沙发

我们被教育漫长地碾过了
枪油在血管里流
维持着向日葵一样的活力。泥脚之人
破解的梦,帐篷般漂浮在路边
弥漫着波塞冬头发的气息

死亡的自动化装置。水泥公路
削着萝卜。平滑而多汁的杜鹃鸟
熏黄了耶稣的脸
山丘般低矮的法律,红石土上
什么都无法生长。但阻挡了我

更多的老鼠。科技的丰富嘴唇
没有影子的胃。不可限制的车速
星群的齿轮转动着钟表。如此清晰
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我们的天空


    36. 摇滚明星


不要把小丑的帽子带来
我失掉的夜晚变成了泡沫
闪光灯。在记者的清晨
报纸之舞,艳丽的裙
三十枚银币的文字
你们敲打着我的骨头
比芬芳的车祸更窒息

即使门打开,你们
又能摸到和拿去什么
政治和私生子。烧毁的征兵卡
空气里被污染了的玫瑰花粉
毒素植入瞳孔之床
他们听到歌声,却无法看见
远远飘来的哭泣的婴儿

让这个杯子离开我吧
起重机在运作
石头欢呼的海,冲散了
十字架里的鲜血
道路像花枝扎成一束
放入狭窄的玻璃瓶
止水的透明的悬崖

摇滚明星耶稣和他的乐队
像一组电话号码通向喜剧
在公开的磨坊里,衣服像镜子一样
在笑声中被观众瓜分


    37. 仍然是孤独


像白色无法描绘,杀死着
所有的色彩。黑洞里的女人
在锡箔纸上燃烧。船上的婴儿
驶入了月光下的椰树林
父亲。所有的桥都塌了
我在海里游不出去
到处都是浮尸的氧气,像漂浮的水泡
穿过耶稣的身体。海藻般的影子
是割掉的一只耳朵,缠绕着他
像基尔凯尼的猫,使他下坠
直到房间从自己的窗口
像鸟一样飞出。带着我
今夜的咸雨。针叶林长满月球


    38. 无名孤坟


我的灵魂像一个陌生人
离死者更近,散发着羔羊的汗
高悬的吊桥是你的牧羊杖吗
长满了使我跪下的青草
我熟悉这突然消失的力量
像路到终点,四处皆然

耶路撒冷就在前方。注定了
乐队要经过这座无名的孤坟
小号依稀地吹过夕阳。火烈鸟的夏天
像在温泉里,抚摸他的头发

灵魂来自何处。如此
容易感触,又如此容易飘逝
使我的身体摇摆不定
这有限的贝壳,最后所能的到达
我无法看清,又无法躲避
被雕刻在草原广袤的湿空气中


    39. 圣城演唱会


更朋克一些。像末日之轮
审判着整个世界
呜咽的金属片插满我的双臂
你们握着核弹。我只能这样
从热带雨林带出尸体
让他们安宁。真正地死去

现在。你们到了
戴着红色的锥形软帽
漂浮在反光的百慕大海面
你们失掉了根源。在昏睡中
制造了女人。生存的理由

但石油首先被火焰窒息
然后是蜘蛛形状的婴儿
飘荡着黑色花朵的冬天。玻璃风
一切都像尘埃那样单调
病菌粉刷了你们的肺
覆盖着蝴蝶结般的国旗的公墓

拿走你们的萨克斯
关掉电子舞曲。鹰巢和熊穴
防波堤港口的五色气球
生锈的尖叫之鸟。淋湿的钟表
流浪在这四十年的旷野

更朋克一些。废墟的腹部
海伦茂密的生殖器
你们所呼吸的死亡的路程
巴比伦人剜取了墙后的眼睛
竞技场。叮当作响的盲人之桶
四散的果子从书中掠夺土地

憎恶你们的生命吧
让麦粒枯萎。我的肩膀显现
剥落了痛苦的猝然死亡
灯光照过盐柱的蛇皮投影
海水突然淹没了藤蔓般的走廊

然后。重新分开
海洛因的泡沫溢出沙漠之胃
你们应该从圣殿之顶跳下
石头正变成面包。吹干的焦炭
撒在屋脊上的雪原
以及半岛上贫血的山丘

我只能演唱三天
当一切终结。安息日在石洞中惊醒
安魂进行曲暴露在喧嚣的盐碱地
你们只能倾听。永刑或者永生
天国近了。但无法到达


    40. 最后的演唱


母亲给了我荆棘
我只能戴在头上
肋骨里的肋骨。没有祖国
但不能没有母亲
这最后的罪
被身体的尽头吸收
蛋壳还给了母鸡
让它们啄食。毁去密码

为什么离弃了我。父亲
四周都是边界
不停塌陷。我走不出去
但芦苇长长的影子
在灵魂里驱赶着我
这最初的罪
像光。无法按住
在我的双手烙下了镜子的纹路


    41. 客西马尼园


灯光把他们漂浮而出
举起酒杯。水花的嘴唇
政客和羊毛商把乐队引入
修剪成动物的植物群
华丽的广告。每一张脸都是
水银灯下的奶油蛋糕

爵士大乐队在演奏
肥厚的常春藤爬满了栅栏
心灵坚守于金属之翅
身体却柔软了。昏昏欲睡

这就是死亡的征兆吗
我所感知的忧伤
无法摔碎酒。第五纵队
声音从抹着蜂蜜的嗓子分离而去

搅拌机把潮湿的猩红热孩子
放于盒底的大理市床单
他们还在岸上。脱皮的草尖
茂密着向上疯长
伤痕累累的星空。羸瘦的湖
游过的鱼穿着镶金的紫衣

这是何等的姿势。影子
被熨斗般的相机烫平
客西马尼园。一艘糖果游轮
耶稣和他的乐队
消失于甲板。游泳池的波光


    42. 最后一枪


突然。凝视巨大的白纸
枪管含在口中。孤身杀向风车

蜡笔画的夜。偏僻的各各他公寓
浅蓝的雾霭把湖水涨到楼顶
灯光。蓬松的鸟巢
像细麻布一样包裹了他

最好的音乐是宁静的。从鼻尖流过
喜悦而不欢快。忧郁而不悲痛

耶稣像风铃抚摸着扳机
云火柱收入他的头发
起程的力量。树枝般飘摇
他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

红丝绒幔子裂开。他从此走入
水凝聚成拇指。一朵罂粟
被低矮的山丘葱茏地遮盖

留下的石头将会怎样演化
散落的桥墩。鱼骨之梯
还是硬皮书重新打开的路




1999年1月12日—1999年3月9日


雅阁 发表于 2017-3-22 19: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要等大神来了。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3-22 21:17: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重庆能这样写的还有位:李海洲。多年前读过他的《声声慢》,现在还印象深刻。磅礴而沉稳的娓娓道来,不慌不忙都牛人!
 楼主| 半桌夕阳 发表于 2017-3-23 22:2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3-22 19:02
这个要等大神来了。

雅阁晚上好
 楼主| 半桌夕阳 发表于 2017-3-23 22: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3-22 21:17
在重庆能这样写的还有位:李海洲。多年前读过他的《声声慢》,现在还印象深刻。磅礴而沉稳的娓娓道来,不慌 ...

黄兄,远握
雅阁 发表于 2017-3-24 12: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华了,看的人就多了。
 楼主| 半桌夕阳 发表于 2017-3-25 01: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3-24 12:03
精华了,看的人就多了。

谢谢雅阁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8 23:2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高手啊,圣经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要认真看看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8 23:28: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提第一个意见。
第一篇,耶路撒冷结束最好。
因为圣经里耶路撒冷有不为知的隐秘,巴别塔,很多人写,那是次要的
而且是文学青年那种,他们最喜欢,
如果以圣经来说,耶路撒冷影响太深,甚至我们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8 23:32: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手,我发誓爱他,这句写的真好。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8 23:33: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唉,好文章其实和高人一样,应该安手寂寞。寂寞有两种,被深埋,被冷落。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8 23:37: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你父。来自你。来自天国 。好,有空加你好友,请教一下耶路撒冷历史,有用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8 23:38: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格尔说,人类精神高于宗教。楼主怎么看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8 23:39: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放在这,可惜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8 23:41: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耶稣是孤独的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8 23:43: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谈谈苦路的历史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8 23:47: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懂,是不需要机缘的。
顿悟,是需要机缘的。

宗教有茫然和盲从。但是对于我们,不是罪

楼主懂的东西比我多呀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8 23:49: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苦路,楼主着节忘了。人类的审判,时间的审判。这种隐秘太重要了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8 23:51: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想想挺有意思的。人们生活在西元记年的2017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8 23:53: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基督元年开始的2017。当你把他更深层次表达。可能你表达太深。他们没兴趣。这挺有意思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8-24 12:52 , Processed in 0.26669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